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双飞助理和经理
双飞助理和经理

双飞助理和经理

曼莎是卡尔玛的助理,她身材高佻,几乎和我一样高,年纪与卡尔玛相彷佛,一头乌溜溜的秀发披在肩上,形成了慵懒的卷曲,这一天她穿着了男性化的套装:


  宽松的灰色法兰绒上衣,隐约显示她有丰硕的内在,宽松的裤子则将她的身材美美的衬托出来,这件装套显然不是用在男士身上的,曼莎向我打了个手势要我过去,同时做出了一幅别苗头的样子。


  「我听说卡尔玛和你有一段美好的时光。」她说,我原猜想曼莎指的是我们仓促离开的那场服装秀,但是继续听到后来的话,我才知道她是指卡尔玛最近和我蛮亲近的。「卡尔玛是一位很可爱的女郎,不是吗?」说完,也结束了示威的样子。


  在这个工作场合里,散布着一个流言,说卡尔玛和她的助理有一腿,这个八卦的根据起源,是因为卡尔玛及曼莎在公司里都是两个人在一起,她们从来不和其它同仁混在一起。很幸运的,身为一个成熟的男人,我早已学会了尊重别人的生活型态,因此她们是不是同性的恋人,对我而言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们都是美丽的女郎,无论是从男人或是从女人的观点来看都是一样的。


  对于曼莎的评论,我是平常心看待,没有想太多,然而就在那一个周末,却发生了完全不一样的谈话,主题则是针对我的个人习惯。我习惯于在手表上设定闹铃以标示出午餐时间、与制造商的业务代表谈生意的时间等等,基本上就是一种时间管理癖。


  卡翠西及曼莎注意到了这个特点,开玩笑般的问我,是否到了下班时,还会继续设定时间,她们假装对这个问题很好奇,于是邀我当天傍晚,同去喝杯鸡尾酒聊聊。


  喝完小酒后,在酒廊门口的台阶上,我们互相吻颊祝彼此周末愉快,我习惯性的看了下手表,「轻松时间结束了吗?」她们戏弄的说,我们都笑了起来,曼莎很快的冲进了一辆出租车,而我和卡尔玛则在冷风中跳动,以维持温暖。


  「今夜和我共进晚餐吧。」她提议,我当然不能拒绝,对于我们那段激情的回忆,在脑中仍然记忆犹新,于是我们约定在9点见面。


  「让我为你招一辆出租车吧,免得我们在这里冻死。」说完,在冷冻的双手中哈了一口暖气。


  「你必须要维持好自己的血液循环,特别像你这样的老人。」卡尔玛一面开玩笑,一面用带着手套的小手,整理着我大衣的衣领。「我打赌这件开司米龙的毛衣可以为你保暖,但是你知不知道这件衣服还有其它的好用处呢,马丁?」我摇摇头,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件大衣应该铺在地板上,然后就在上面做爱。」她说着,颠起脚尖来吻我,在那个深吻中,我几乎让两人的身体,如同我们呼出的白雾一般的合而为一。


  我冲回家去更衣、剃须,很快的我来到了卡尔玛所住的公寓,充满期待的带上了一瓶美酒,当然也带了那件开斯米龙大衣。


  她在门口迎接我,穿着很厚的毛巾浴衣,她紧紧的包住领口,头发仍然湿淋淋的。「你没有早到,只是我有点迟了,」她说「进来吧,让你自己舒服一点,我衣服才穿一半。」我脱下大衣,再三考虑是不是要铺在地毯上,最后还是决定挂在衣架上,当卡尔玛继续她的准备,我则将酒瓶的软木瓶塞拔出,卡尔玛听到开瓶「啵」的声响时,向我指出放酒杯的位置。


  我在往起居室的走道上和她相遇,伸手接过我手中的一杯酒时,说了一声「谢谢。」她俏丽的短发半干的扬起,在浴巾袍的包裹下,呈现了她诱人的曲线,我的阳具尖端开始发热,我想要当场干她,她在我面前漫步徘徊,嘴唇轻触着酒杯,当我们的视线相会时,她立刻转看别处,最后她将酒杯放在壁炉上,我也跟着将杯子放好。


  我们亲吻着,我们的双唇尝起来像是醇酒,我的舌尖勇敢的深入她饱满的芳唇,以虏获她的嫩舌,卡尔玛的双手扣在我颈后,我们的舌头抖动着像是微风中的飞羽,我解开她的浴袍的束带,将手伸入去感受她湿润的皮肤。


  「等一下,」她说:「闭上你的眼睛,我有东西要给你。」我遵从的闭上眼睛,傻笑的等着她计划要给我的惊喜。卡尔玛用手指细细的描过我的眼唇,「眼睛继续闭上。」她逗弄的说,我想尝尝她手指的味道,张开嘴想要含住,但是她用两手扶住我的头,悄悄的说:「不是这个,我是要给你其它的东西。」卡尔玛很小心的不让身体扫到我的身上,她用手指轻抚着我的耳朵,用牙齿轻咬我的脸颊,我的阳具像是着火了一般,她维持着固定距离的逗弄,我则试着将身体贴到她身上,去感受她的腰臀及苗条小腿的曲线。


  卡尔玛的手指探入了我的耳朵,同时我感觉到一只手在轻拂着我的胯部,经过一阵难耐的时间,我的阳具终于落网了,隔着裤子的布料被捧住了。我的脑中立刻闪过一个疑问—卡尔玛怎么可能在抚弄我耳朵的情况下,又同时搓揉我的阴茎?一惊之下我将眼睛大睁开来。


  卡尔玛正贼贼的微笑,看着我吃惊的样子,噗的笑了出来,往下一看,曼莎正跪在面前,寻找我裤子的拉炼,很明显的,这个时候不是我在进行教学,而是卡尔玛正与我分享她的性欲活力。


  「哈啰、马丁。」曼莎抬头看着我说:「喜欢你的惊喜吗?」在我能回应之前,卡尔玛已将舌头塞入我的口中,绕着我的舌头打转。「不必回答了,看起来你现在很忙。」曼莎说着,将落于面前的秀发拢到肩后,「而且,根据这根阴茎目前的尺寸,我看得出来你相当的享受。」接着她解开我的皮带,拉下我的内裤,将它从我的裤中释放了出来。


  卡尔玛解开我的领带,从我的领口抽出,接着迅速的将一排钮扣各自的扣眼脱出,她的舌头从我的嘴唇到胸口留下了一条湿带,接着轻轻的吹着湿处,带给我冰冷麻痒的触感。


  同时,我感觉到曼莎在我的阳具上系上了一个东西,往下一看是一只瑞士塑料表,闪着红蓝的霓虹色,带在阴茎的基部,「时间到了,马丁。」她悄悄的说,一面按下红色按键开始了手表的定时器。


  曼莎起来来到卡尔玛的身后,拉开她的浴袍并让浴袍滑落地面,露出了她赤裸的身体,小而上挺的乳房,以及腿间小片的绒毛,一如我记忆中的美好。


  卡尔玛跪了下来取代先前史曼沙的位置,抓住我的阳具,读着表上的数字说:


  「她说的对,马丁,是时间了。」接着用姆指搓过我的龟头,舔起前端的透明黏液,然后再含入,卡尔玛先用舌头在阴茎下舔过,随后将整条阴茎吞入口中。


  曼莎也脱去浴袍,露出里面盖住了腰腹、同时托住了她大而圆的丰乳的紧身马甲,她的腰身以下则是一大片浓密如地毯的阴毛,以及长而健美的双腿,她来到我的背后,亲吻着我的后颈,舌头在发根舔过,当她同样的在舔过的湿带,吹过一股冷空气时,我又是一次冷颤,她抓住我的臀肉,用力挤捏,像是在选购甜瓜,手指伸入股沟探索。


  卡尔玛开始受不了了,她开始自摸她的小穴,身体颤抖扭动,她从口中释出我的阳具,喘息的说:「我要肏你,马丁。」她将套在阴茎上的手表取下,然后将我推倒在地毯上,我仰躺着而她跨坐在我身上,低下身套牢了我的阴茎。


  曼莎站在我的面前,将她的阴户全面呈现给我看,她的手梳弄着她那特别长而卷曲的阴毛,当她蹲屈到我的面前,我伸长舌头舔舐着阴户,我的舌头逗弄着蜜穴,鼻子则向渴望毒瘾般的吸入她浓郁的气味。


  同时,可爱的卡尔玛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柱,此时上面沾满了她的淫蜜,「就是这样,马丁,好啊。」她欢唱着,她套弄的频度加快了,而她的呻吟声也随着臀部扭动频度加大,我抬起胯部以迎接她的冲击,在她里面做了长长的喷发,她微笑着,平静的骑过了她的高峰,然后继续夹着我的阳具。


  曼莎最后终于也跟着高潮。我的舌尖好像逗弄结在藤上的葡萄一般,玩着她的阴蒂,她发出深沉的呻吟,然后向前倒向卡尔玛,我吸吮着阴户间盛开而湿润的花唇,直到她喘息着弓起身体,像是一只满足的猫咪躺在我和卡尔玛旁边。


  卡尔玛是第一个恢复过来的人,聚集了所有的能量,开始舔舐着我软倒的分身,曼莎搓弄着卡尔玛的乳头,直到它再度硬起,她用舌头沿着卡尔玛的身体舔舐,在她的臀部停下接着细咬她的臀肉,卡尔玛像小狗狗般的伏着,一面吸吮着我渐渐硬起的分身,一面让曼莎用手指插弄她的小菊花。


  「就这样,马丁,曼莎替我品穴的时候,给她来一下。」卡尔玛说,停止吸弄我的勃起的阴茎,然后滚成仰躺着,曼莎从她的爱穴中舔食着淫蜜,舌头从她的阴蒂一直扫到菊穴。我从沙发上拿来几个靠枕,将它们安置在曼莎的膝下,拉开她抬在空中的丰臀好迎接我的阳具。


  不像第一次我和卡尔玛的做爱,以轻微的抽插,缓慢的将她摇上高潮,曼莎要求硬来—强力的冲刺。


  「干我,马丁,我想要感觉到你的蛋蛋拍打我的阴蒂。」她说,我深插入她,卡尔玛扶住曼莎的头往阴户间磨弄,我则从后方深入猛肏,每一次的深入刺击,我都将她的臀部拉进来,直到我的肉柱完全消失在她的阴户中。我按耐不住的大声呻吟,一阵酸麻之下,阳具喷出了精华,同时卡尔玛也在一波高潮中失去了控制,紧抓着曼莎的头发将她卡在胯下,曼莎则弓起背部,往后将我的阳具再深深的纳入体内,一声长叹中,她也达到了高峰。


  我们三人倒在地毯上,呼吸沉重,我从衣架上取下开司米尔大衣,用那名贵毫华的布料盖在我们的身上,卡尔玛抬起头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只是微微的笑着,我们力竭的在大衣下度过一夜。


  第二天早上,常我们醒来时,我们三具赤裸的驱体交织在地毯上,我的头躺在曼莎的大腿上,而卡尔玛则卷曲在我的怀里。


  稍后卡尔玛向我细说原委,开始的时候,曼莎对我俩的关系产生了嫉妒的反应,但是卡尔玛向她解释,我是那么的绅士,描述在做爱时,我所表现的耐心及无私,因此她建议可以将我纳入她们的性生活中,曼莎对这个建议有点担心,但是当我们在黄昏时分,相约在酒廊的闲聊之后,她同意一试。


  从此以后,我这个「长者」和他那两位年轻的淑女朋友,明智又机巧的共同排定我们的时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