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儿的蜜汁
女儿的蜜汁

女儿的蜜汁

一个帐篷内。


  “啊,爸……爸爸,快点儿……蕾儿受不了,先放一根进去嘛!哎哟,爸爸干嘛打蕾儿的屁股。”


  看着向狗一样趴在自己面前的女儿,雪白而又丰满的臀儿上慢慢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克亚感到嗓子眼儿里犹如火烤,咽了一口唾沫,把手放在粉臀儿上是又捏又揉,“贱妮子,你的身子越发出息了,没人敢相信一个18岁的女孩儿家有这样的丰臀,虽然不比那些生养过孩子的少妇的肥大,不过已经比当年你娘的臀儿爽很多。”


  女儿听到爸爸夸自己的屁股的手感比妈妈的还好,心理的悸动瞬间加强了几倍,蕾儿颤声道:“蕾……蕾儿好高兴,爸爸又夸蕾儿了。”


  克亚见蕾儿被自己夸了后,全身轻颤,屁股上下轻摇不定,知道蕾儿快高潮了,在蕾儿说完“高兴”的一刹那,从女儿的粉臀上拿下双手,十指拨开又红又亮的小蜜唇,红是因为充血,亮是因为女儿的蜜道产的蜜汁儿,没有细看,一根佈满细小青筋的粗长肉棒没入了蕾儿的下体,“啊啊……啊……爸……爸,蕾儿……丢了……”


  这突入奇来的充实感,给了在高潮边缘徘徊的蕾儿致命的一击,蕾儿全身紧绷,高仰秀首,体内的血液加速着,一波一波地冲击者蕾儿幼小的心,红肿的蜜核退去了外皮站在两片蜜唇的交合处不停的跳动,蜜道末端的蜜桃口颈大开,肉棒头被娇嫩的蜜桃包裹着,内里充满了滚烫的蜜浆,克亚感到一根肉棒的前端温热异常,而另一根暴露在空气中有一些幽凉,如此的反差让克亚强烈的想爆发,同时感觉到自己女儿的蜜道上的无数突起毫无规律地按摩着一根阴茎又苏爽无比。


  “希望今天能让我重温十二年前的喷射。”


  克亚将大肉棒插入女儿的下体以后,一直没有抽动,因为他喜欢体味女儿的蜜道和蜜桃在高潮时所表现出的一切运动。大概一分钟以后,克亚感到蕾儿肉壁的栾动停止了,蕾儿因脱力整个娇躯都伏了下去,克亚在不会压倒蕾儿的情况下伏下身看着蕾儿的秀脸,白尔透红的娇颜,不受控制的香津顺着嘴角流下,湿润的红唇似乎透着油光,克亚的心充满了对蕾儿的爱意,混合着男女之爱与父女之爱,轻呼了一声:


  “乖女儿,我的好宝贝儿,爸爸要动了。”


  蕾儿半闭的美目微微闪动了几下,“爸爸……蕾儿需要爸爸的爱……唔……嗯……”


  没等女儿把话从香唇中挤完,克亚已经嘴对嘴地封住了女儿,吮吸着香舌,不断的缠搅,一会儿用舌尖扫着女儿的舌根,一会儿用牙齿轻咬着女儿的舌尖儿往外拉,牙齿与舌面的廝磨开闢了蕾儿的第二战场肉棒再次的受到肉壁突起的按摩,蜜桃颈又间歇的松紧着,克亚腰部一动,上位男根抽离了蜜道,而后又狠狠的往下砸向蜜桃的底部。


  “啊……疼啊……爸爸……”


  不管是抽,还是送,由於肉壁与肉棒之间填满了浆液,每动一下,两者之间都有很大拉扯力蕾儿感到下体的美肉被拼命往外拽后又被拼命的往里塞,地狱般的快感没多久淹没了自己的意识,身体一阵狂抽,下体泄如潮水,肿如指节般大的红核儿跳个不停。


  “嗯啊……啊啊……抱我……爸爸……啊……抱……”


  克亚停止了抽送,把蕾儿翻个身面对面的搂在了怀里,轻扶着小美人儿的雪颈,感受着激情后的宁静,女儿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爱,虽然自己再次爆发失败,但看着怀中美女幸福满足的微笑,眼角些许晶莹的泪滴,自己的心却获得了无比的快感……克亚再次思考着以前想过很多次的问题,为什么自己拥有两根肉棒,害得自己被当作怪物,差点儿死于火刑之中。不知怎么就到了亚人大陆的迷之森——贝图森林,过着野人般的生活,直到遇见蕾儿她娘。


  还有自己想不通的是除了十二年前两根全没入蕾儿她娘的蜜道和蜜桃喷洒过精液的那一天以外,后来与蕾儿无数次的爱都没有爆发过了,也就是说自己活那么大就那一天很爽,还不如当初烧死算了,这他妈的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念及此,又垂下头审视着乖女儿的俏脸,白中透红,小嘴微张,秀发柔散开来。


  克亚微微一笑,幸福感顿时冲散了小小的不快,如果她也在身边,自己……唉,不想了,明天还要赶路,睡吧。


  轻轻拔下一根女儿的黑色秀发,“障壁之源,守化。”


  一个黑色半圆气层包围在帐篷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