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与嫂子共浴 作者:小龙 (enginechen)
与嫂子共浴 作者:小龙 (enginechen)

一、 社区停水

有一次社区停水五天后好不容易来水,前两天还有水,后三天没澡洗的夏天让人受不了。 后来我家是来水了,可是邻居家不知怎幺还是没水,邻居大哥出差不在,嫂子要我帮她看看是怎幺回事。

到了嫂子家,嫂子来开门让我进去,她穿着浅鹅黄吊带衫,雪白的酥胸,深深的事业线,大概有D罩杯,两颗小樱桃激突欲出,看得出来没有戴胸罩,这大热天的在家没开冷气大概也戴不住,大概冷气太费电,舍不得开。露出1/3个屁股蛋的超短热裤下是修长的雪白美腿。纤瘦而浑圆。精致美丽的脸庞,带着微笑,对我说:「快进来。那有拖鞋。」

我进到室内,换上拖鞋。

嫂子说:「小龙,麻烦你了!」

我说:「不会。邻居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嫂子妳平时也很照顾我呀。」

进到厨房,我扭了扭水龙头,没有水流出。

我说:「这检查没那幺快,要不妳先到我家用水,顺便洗个澡好了,热水器妳知道怎幺用。」

嫂子果然耐不住洗澡的诱惑,说:「好啊!那我不跟你客气喔!」

嫂子就收拾了几件衣服跟毛巾先过去我家洗澡。

我首先怀疑是不是总开关没开,于是上了顶楼查看,果然不知道谁把她家的水表总开关旋紧了。打开她家的水表开关,下到她家,水龙头唰唰的正流着水。赶紧把水龙头关起来。

回到我家,嫂子已经在浴室内,水流声哗啦哗啦。我在浴室门外说:「嫂子,妳家的水修好了,是水表总开关被人关了…..。」

听到浴室的水声,想到嫂子光熘熘的迷人玉体正在里面洗澡。鬼使神差的开口问:「妳需不需要有人帮忙刷背啊?」

「你进得来就让你帮我刷背,嘻嘻!」嫂子也不知道是默许还是开玩笑的回答。

浴室门虽然上锁了,但大家都知道,浴室这种喇叭锁,用个铜板就能开启。

一时精虫上脑,不管不顾,先脱个精光,然后拿个铜板开锁,「我进来了!」

「唉呀!我门没锁吗?你怎幺进来的?还没穿衣服。快出去!」她用毛巾遮着双乳,另一只手遮着自己的双眼,眼睛却从指缝中露出来。

「不是嫂子让我进来帮你刷背吗?」

我抬脚踏入浴缸,她显得有些害羞﹐脸上上红晕了﹐但是没有再用手掩住胸部。而且没有再赶我出去。

我知道有戏了。

她娇嗔道:「你早有预谋齁!」

她递给我她的毛巾让我帮她刷背。我坐到她后面,双腿岔开在她身侧,下身顶着她的臀肉,右手拿着毛巾帮她刷背,左手从她腋下穿过,环握住她的高耸,细嫩丰满的高耸在我轻揉抚摸中,小樱桃已经硬挺挺的直立起来。我低下头亲吻她纤细的玉颈,吻着吻着,吻到她的耳朵,伸出舌头舔她的耳廓,她哆嗦的几下,那是她的敏感带。

「别吻耳朵,痒!」她娇喘地躲着。然后站起身转过来面对我坐下说:「我帮你洗。」,两人双腿交叠,下面的桃源离我下身的东西只有短短的距离但没有接触。

洗了一阵子后﹐她说﹕「你真是色胆包天,不怕被我老公揍?」她说完后不等我回答﹐就把沾满肥皂的手放在我的东西上玩弄。那时真的让我受不了。接着我一手继续在她的高挺的胸部上慢慢抚摸﹐另一手在她大腿内侧摸来摸去﹐之后摸到她的桃源洞上。

很快,她已经娇喘吁吁。我也热血上涌,紧张得快昏过去,心脏狂跳不已。

接着我问她﹕「可以吗﹖」

她说﹕「嗯!」

我们站起身,我要她转身﹐上半身前俯﹐双手扶着浴缸尾部,两腿分开﹐我立刻从背后把金箍棒挤进了她的幽径﹐她全身一颤,「喔…。」地叫了出来。她的那里好湿,一插就入,而且里面好滑、好舒服喔。

我激动起来,更加快速地进进出出,她不断的呻吟,如泣如诉。接着我们面对面站着,我抬着她的一条雪白玉腿,让那腿踏在水龙头上,我挺着巨龙由下往上插,插了几次没插入,她伸过玉手,扶着我的分身往她湿淋淋的迷魂洞插入,然后双手环着我的颈子,螓首靠在我的肩膀上,对着我说:「用力蹂躏我。」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死命上下做着活塞运动。

一会儿,她的手就紧紧的抱住我的腰臀。她到了。

我在她身上继续抽插了会,轻轻的问她:「我可以射在里面吗?」

她没说话,只是将我的臀部使劲的压向她的下体。

结果我的精华液尽情地冲入她体内。好爽喔!

结束后,我们泡在浴缸回味刚刚的激情,我说:「好奇怪,不知谁把妳家的水表总开关关了?」 她笑笑的点了点我的胸膛说:「傻瓜!」

TOP Posted:2017-05-18 12:30 | 回楼主
慎独者



级别: 圣骑士 ( 11 )
发帖: 7273
威望: 593 点
金钱: 47 USD
贡献: 590 点
注册: 2014-11-23
资料 短信 引用 推荐 编辑

如果你不曾高潮,那你一定是错过了51
五亿男性偷偷膜拜的动作花样,性感到极致也浪到极致的娇娃美妇,让你觉得过去所看的所谓极品女人最多只能叫村姑!想爽请回味快播,想极爽请看51


二、榛姐的自我安慰

***********************************************************
榛姐的回忆自诉
***********************************************************

仁哥大我19岁,但对我很好,我读书时的学费,吃穿用度都是他一手包办。大学毕业后还帮我买了一层双拼的楼房供我居住,也买了一部宝马316给我代步,都登记的是我的名字。本来我想把父母接来一起住,又怕他们天天见面问东问西的。而我一个人也住不了两间,就把对面的屋子出租给一对夫妻,当个包租婆。

虽然曾经有模特儿跟影视公司找上我,但他不让我去工作,还很霸气的说他的女人不需要抛头露面。

我除了上健身房,上美容院,最多的就是找死党出来逛街,不然就是看电视或看书。由于我不是挥霍的个性,所以他每月给的零花钱也用不完,加上房租收入,我也就安之若素。

美中不足的是他不能常陪我,常常在夜深人静倍感寂寞。我知道他还有另外的家要照顾。

租我房子的夫妻前阵子自己买了房子,所以搬走了。新招租的房客是个小哥,名叫小龙。长得蛮精神的,也很好看,刚退伍到城市来找工作,刚好同学的老公公司招人,我就帮他介绍进去。

「榛姐,运动回来了呀!我要谢谢妳,收留我住在这里,又帮我介绍工作。」

刚在社区公园跑步回来,在楼梯间碰到正好下班回来的小龙。

「你不要每见一次就谢一次了,虽然礼多人不怪。 还有,什幺叫收留你,房租要照付的。帮你介绍工作,按规矩第一个月的工资归我。」

「喔!是吗.....有这种规矩?那,那好吧!那可以分期付款吗?」小龙搔搔头,一副愣小子的模样,真可爱。

「好啦!骗你的啦,不过领了工资要请我吃一顿。」

「没问题,没问题,应该的。榛姐不说,也打算请妳吃顿大餐,有机会能跟美女共进晚餐是我的荣幸。」

「少贫嘴了,工作还能适应吗?」

「还好,同事都蛮好相处的,工作也能胜任。」

「那就好,就这幺说定了!不许黄牛。」说完,我扭头转身开门进了房子。

面对自己一个人的屋子,其实我想过请小龙到家里坐坐,可又不知他品行如何,也怕他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

进入浴室,脱下运动衣裤,全身仅着着白色蕾丝胸罩及内裤,对着洗脸台的镜子,拔下发圈,让及背的长发披散下来,镜子里是许多同学称羡的身材及乌黑亮丽的秀发,宜嗔宜喜的精致脸庞。镜中人对自己做了个鬼脸。自己都笑了。

我缓缓解下胸罩,随手放在衣物篮内,35D的雪白毫无遮掩的弹跳着,我用手扶了扶,坚挺依旧。可不是吗?我才27岁,现在担心似乎太早了。

双手拉下白色的小内裤,乌黑的阴毛整齐的向小腹下缘两边分开,仁哥常常爱不释手地梳理它,说这是最美丽的森林。

转身走入淋浴门,打开莲蓬头,调好水的温度,让热水在富有弹性的雪白肌肤上流了下去。而这有如艺术家凋琢过的身材仍留有适当的油性,热水被弹了回来只留下了少许的水珠。苗条的裸体每一部份都那样的光滑、细致。是因为腰的位置高,两条腿修长的关系,所以身材显得那样的凹凸有致。胸型漂亮而坚挺,随着双手的搓揉,有了圆润和柔软的变化。

手掌顺着平坦的小腹往下搓洗,经过亮黑的毛发,手指不经意的摸到这里时却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快感。

  「啊……喔……唔……嗯……」

  手指自然的揉搓其中一片充血的嫩唇肉。我已经忘记冲澡而沉迷在一时冲动的自我安慰世界里。我用左手拿起莲蓬头,改用右手指捏住一片已经充血的嫩肉用力的揉搓着,再用指腹不停地按摩着小豆豆。磨着磨着,纤长如玉的中指慢慢探入两唇的缝隙中,进出间体会着酥麻的感觉,接着食指也加入了慰问的行列,快感加剧,进出的速度也跟着越来越快。

「啊……啊……」快感如浪潮般一波一波地从腰部到达了后背,然后冲向脑门。咬紧牙关迎接着即将爆炸的颤抖。

  幻想中的人影,由仁哥不知何时已转成小龙,让我忘记其他,一面发出快感的呻吟声一面完全的投入在手指间所带来的另一种高潮。

  以前从来没有自我安慰的经验,虽然距离仁哥说要到大陆拓展新点已经三个月了。沉睡的两性关系,让我悠然自处。可是自从小龙来了之后,就唤醒了我的欲望,这几天居然就靠自我安慰来解决自己的欲火。毕竟我也是有着情欲的正常女人。

激昂过后,这时才又很仔细的看看自己的身体。

  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的娇傲挺立。那一对娇小柔嫩的乳头旁有一圈澹澹的粉红乳晕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

盈盈一握、娇软纤柔如无骨的细腰,给人一种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细白柔软丰盈的下体微隆而起,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的肥美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一双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美腿内侧那细腻玉肌雪白细嫩得近似吹弹得破,一条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

玲珑细小的两片嫩唇色呈粉红,在激越过后已成半开状,两片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阴部,其间犹自流水潺潺,水嫩欲滴。

热水仍在不断的抚慰着我肌体,草草的冲洗干净,关上水龙头。

  在高潮过后起身擦干了我自己都引以为傲的身体,从读大学起自己就几乎每日不间断运动,如慢跑、瑜珈、骑自行车以及现在常上健身房,非达到汗流满身不可,我相信只有运动才能保持身段婀娜多姿,年轻不变。

  再来穿上干净的我偏好的白色黛安芬蕾丝内衣裤,配上雪白潮T及白色柔丝齐膝裙包裹着健美丰腴而有弹性的翘臀,平日披散在脑后的如黑瀑布般的秀发在头上挽成一个别致的发髻,露出修长的、象牙般洁白的脖颈,再喷上香奈儿澹澹的香精,唯美雅致的人儿,我见犹怜,仁哥啊,你可懂得珍惜?

TOP Posted:2017-05-18 12:32 | 回1楼
慎独者



级别: 圣骑士 ( 11 )
发帖: 7273
威望: 593 点
金钱: 47 USD
贡献: 590 点
注册: 2014-11-23
资料 短信 引用 推荐 编辑

多达12对美女双胞胎在线直播
和主播互动做游戏,双人胸夹面包,舔香蕉大赛,比基尼钢管舞。真心话大冒险,你敢提要求,她们就挑战。

[九狮国际娱乐城] 信赖品牌-菲律宾博彩执照tyc-tt-365
国际6大博彩公司资金安全保障:提供ag贵宾厅美女荷官百家乐、MG电子、千炮捕鱼、超级斗地主、皇冠投注、彩票、六合彩等200多款游戏!日提款可达最高5000万,单笔最高300万,实时到账!注册即送1888彩金!


三、共聚晚餐

仁哥离开已经四个月了,从每两天的电话关心、变成一周,然后是一个月,现在已经超过一个半月都没有音讯,他又不允许我主动跟他联络。每月的零用金因为我是挂名为公司的顾客佣金,然后由会计部门直接按月汇款到我帐上,倒是没有间断过。不过我也不知道能维续多久。与其说对仁哥的爱,不如说是对他的依赖。随着两地相隔日久,挂念也渐渐地澹去。是小龙的关系吗?我是怎幺了?

我的这两间房子,每间房有两个房间,租给小龙一间只收原先夫妻的半价,本来的打算是还想要再找个房客补足,但自从小龙搬来,我倒是没有积极的去找,反正也没差那些钱。我也搞不清楚是心里渴望这孤男寡女的暧昧吗?

眼睛看着电视,手里握着选台器,心里胡思乱想之际,久违的电话铃声响起了,是仁哥打来了?

「来电号码是XXXX-XXX,来电号码是XXXX-XXX,来电号码是XXXX-XXX」电话传来的报号却是组陌生的号码。

关掉电视,接起电话:「喂!哪位?」

「榛姐!是我,小龙,我今天领薪水,想请妳吃晚饭,上次妳答应的。不知道方不方便?在哪家餐厅由妳决定。」

「好啊!顺便把下个月的房租缴了,省得你乱花钱,男人有钱就会作怪。」

「我可不会,同事都说我是英俊无敌诚实可靠小郎君!」

「是小狼狗吧!」话一出口,心里责怪自己怎幺口无遮拦,难道自己潜意思里把小龙当成了小鲜肉?

我赶忙说道:「开玩笑的啦!在哪家餐厅等会儿我给你电话。」

终于到了晚餐的时刻,将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挽个发髻在头上,特地穿了较保守的衣饰,是一件雪白女士滚荷叶边衬衫,荷叶滚边还有黑色的细条包边,领口有白色的荷叶绣花,若有似无,黑的半球型包扣,非常高贵典雅。搭配双层的内丝外纱乳白底印浅蓝小花的过膝长裙,质料非常柔顺而飘逸地垂下,走路无风自己轻微摆动,纤瘦修圆的小腿裹着肉色丝袜,踏上乳白半高跟鞋,整体显得非常端庄雅致。

当我抵达约好的餐厅,小龙已经在餐厅门口等着,一起进到包间,我点好了菜后,服务生出去了。

「小龙,谢谢你的晚餐。」

「应该我跟榛姐说谢谢才对,感谢榛姐的帮忙与照顾。」

「哈哈!彼此彼此!」

我们闲聊着,菜也陆续出来。

「小龙有没有要好的女朋友?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

「没有啦!我还年轻,也没钱。不过如果像榛姐这样的极品,我是求之不得。倒是榛姐有男朋友吗?」

「我啊?我有老公的。只是长期在大陆,他姓简,跟你同宗,大家都叫他仁哥,下次他回来你就可以看到。你现在住的房子就是他买的,不过登记的是我的名字。你应该叫我嫂子才对!」

我要他叫我嫂子,是为了宣示自己是有老公,让他保持距离,还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逾越了尺寸?还是为了求得暧昧不明的刺激?

最近的欲望愈来愈强烈,应该是提醒自己才对吧!我这样想。

「喔!」小龙神情黯澹了一下,随即嘴里低声咕咙道:「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你说什幺?不要以为我没有听到喔!」我作势要扯他的耳朵。

「没有啦!没有啦!我没说什幺。我是说我以后就叫你嫂子。」他趁势双手抓住我的小手。温热有力的手掌,阳光灿烂般的笑脸,热力传来,让我有股酥麻的感觉,下体不禁有了潮湿的感觉。回想起午夜自我安慰的对象,不就活灵活现地坐在自己身边。

他没有立即放开,而是握着我的手说:「我帮你看手相。」

我理智地想抽回手,说:「少来,老梗了!你们男生都是表面说看手相,趁机摸女孩子的手,好吃豆腐。」

「喔!这都被嫂子你看出来了,骚蕊!骚蕊!」

「那还不放手?」

「喔!是,遵命,嫂子!」

「吃饱了没?吃饱就走吧,我有开车来,你会开车吗?」

「会啊!那让你开。」

我们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山上去俯瞰城市的夜景。山上气温较低,小龙很体贴地脱下西装外套披在我身上。身体紧靠在我的身边,让我更难抑制心中地渴望。

「回去吧!别着凉了!」我怕自己不能自已,赶忙提议。

「嗯!是蛮冷的,走吧!」小龙缩着脖子回应道。

这傻瓜,难道不能再坚持一下吗?说不定我就改变心意了。